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恐怖的夜晚

 我們寢室裏面的四個女生感情都比較好,老大燕性格開朗,老三琴做事謹慎小心,而我是老四,瘋瘋癲癲的,做事有頭沒尾,老二平時靈通情達理、善解人意,但是有一點我們都受不了,那就是有些太自戀——沒事就喜歡拿著鏡子讚美自己的容貌,而我們經常聽的煩燥但是也拿她沒辦法。
  
  也不知道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,我們寢室裏面開始流行講“鬼故事”,每次講的時候都會關了燈,然後各自都縮在自己的被窩裏,只露出半張臉出來聽著,這為的是增加一些恐怖氣氛。
  
  這天正好輪到我講了,我突然的想到:何不借此機會講個跟鏡子有關的鬼故事,嚇唬嚇唬靈,說不定還能讓她改掉自戀的毛病!
  
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
  “今天我跟你們講個真實的故事,而且正是發生在我們學校的!”
  
  我特意的壓低了聲音,語氣中帶著絲絲恐懼的顫音。
  
  “哦?什麼故事?”
  
  黑暗中琴怯怯的聲音傳了過來。
  
  我偷偷的笑了笑了,然後繼續講到:“你們有沒有聽說過我們學校在建成之前是個亂葬崗子,那裏埋的都是些無家可歸而又死的很慘的人,據說他們死後都變成了孤魂野鬼,常常的飄在空中,還哭的很淒涼……”
  
  這時窗外突然的飄進一陣涼風,而窗簾也被掀起的老高,窗外隱約浮現的月光有點慘白,嚇的她們幾個頓時尖叫了幾聲。
  
  “後來聽說有一個比較孤傲的學姐也知道了這個傳說,而她當時正在宿舍裏面照鏡子,聽見室友講起了這個故事,她是說什麼也不信,還邊照鏡子邊不屑的說:‘既然有那麼多的孤魂野鬼,怎麼不出來幾個陪我們聊聊天啊!’,因為平時那些同學就不怎麼喜歡她,這一聽見她那麼大言不慚的,也沒說什麼就全都走了,只剩下她一個人在寢室裏面對著鏡子梳頭……”
  
  突然的靈一下子從床上坐了起來,然後靜悄悄的像是在找什麼東西——算了!不管她了接著說:
  
  “那個學姐一直是專心的照著鏡子,居然也沒發現寢室裏面的同學都走光了,所以也沒回頭去看,直到後來她聽見有人喊:‘姐姐!’她心裏覺得奇怪,這大學裏面怎麼會有小孩子?於是她轉頭去看了看……”
  
  “看…看到什麼?”
  
  我鄰床的燕突然在我耳邊問到,反倒是把我嚇了一跳!原來她為了聽的更清楚,竟然和我頭靠頭的睡著。
  
  “只見一個穿著紅肚兜兜長的很可愛的小女孩正睜大眼睛看著她,又用稚嫩嫩的聲音沖她叫了句:‘姐姐!’,那學姐像四周看了看,這才發現同學們已經都走光了,於是便問那個小女孩:‘小妹妹!你怎麼會在這?誰帶你進來的?’,那個小女孩看著學姐搖搖頭,眨著大眼睛又問道:‘姐姐!你見到我的媽媽嗎?’,學姐當時就傻眼了,這個小女孩看起來也就四、五歲的樣子,該不會是哪個同學偷偷生的小孩吧!可是她一想又覺得不大可能,有誰會把偷生的小孩帶到學校來呢!於是又朝小女孩問道:‘***媽叫什麼名字?長什麼樣子啊?’那個小女孩嘟著嘴想了想,突然看著學姐開心的笑道:‘我媽媽長的和你一樣!’……”
  
  “怎麼回事?”
  
  遠處的琴正聽的入味,於是又飄了一句過來。
  
  “那個學姐聽了也覺得奇怪,於是她摸摸自己的臉回頭又照了照鏡子,而鏡子裏面出現的卻是一張極度腐爛的臉,血紅的眼眶裏鼓鼓的漲著兩顆白色眼球,長長的舌頭懸掛在嘴邊,口裏還不斷流出粘稠的黑紅色液體,正咧著嘴看著那學姐笑著……”
  
  當我講到這時,就連我自己都覺得有那麼一點噁心了。
  
  “最後呢?”剛才一直默不出聲的靈冷冷的問道。
  
  “最後?還用問嗎!被活活的嚇死了唄!”
  
  我抬頭看了看靈,誒?奇怪?床上是空的,再一看!原來她正坐在下面的電腦桌前照著鏡子!
  
  真是個自戀的女人啊,都這麼黑了竟然還照鏡子!而且聽了我的故事居然也不害怕!
  
  誒?等等——感覺有些不對勁!
  
  靈拿著一把梳子慢條斯理的對著鏡子梳著她那頭烏黑的長髮,時不時的發出怪笑聲,笑聲越來越大——越來越恐怖——
  
  “怎麼了?”
  
  燕和琴從床上緩緩的坐了起來。
  
  我們三個人一同看著怪異的靈,我只知道我的神經頓時崩的緊緊的,心跳頻率飛速加快,冷汗直冒,有一種不祥的預感——
  
  “她的樣子是不是像我這樣——”
  
  靈邊說邊抬起了頭。
  
  窗外又吹進了一陣冷風,慘白的月光映照著整個寢室,我們三個同時看到了靈的臉——血紅的眼眶裏鼓鼓的漲著兩顆白色眼球,長長的舌頭懸掛在嘴邊,口裏還不斷流出粘稠的黑紅色液體,正咧著嘴看著我們笑——
  
  “啊——”
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