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胎記

我和小陳是從小一塊長大的發小,他的左手臂上有一個非常奇怪的十字形疤,我小時候就已經見過了,據他說那是一個胎記,出生時就有的,這樣的胎記雖然少見,但是經過多年的相處, 我也早已經見怪不怪了,但是直到那年暑假~~~

  那年是升高二時的暑假,有那麼一天,我去小陳的家裏,當時只有他一個人在家,父母和姊姊都外出工作了,我去時看見他手裏拿著戶口名簿,問他幹什麼,他說待會員警會要來查戶口。

  而我閑來無事,就順手拿起他家的戶口名簿,隨意翻看,結果發現一件奇怪的事。

  「咦? 怎麼你還有一個哥哥啊?」

  我看見戶口名簿中,長子那一欄登記著另一個名字,但是這欄的底下寫著『歿』。

  「聽我爸媽說,是五個多月時就死了。」小陳淡淡地說。我們認識這麼久了,他從來沒提這件事。

  不過更奇怪的事情是,小陳的名字,和他那位死去的哥哥的名字,同音不同字。

  「是為了紀念他嗎?」我問。

  「不,因為…我就是 !」 後來,他告訴我當年發生的事,當然,這都是他爸媽後來才告訴他的。

  當年陳家的第一個孩子夭折的時候,陳媽媽因為受不了這個打擊,精神變得有點失常,整天不吃不睡,只是守著孩子的遺體,喃喃念著:「緣份盡了嗎……緣份盡了嗎?……」

  就在遺體將要火化的前一天晚上,她突然發瘋似的拿著刀子,在死去孩子的左手臂上深深地劃下個十字形的傷口,說:「緣份還沒盡…還沒…你一定會再回來的…」

  說到這裏,小陳靜靜地看著我。而我的目光,自然停落在他左手臂的胎記上。「所以,你可以想見,我爸媽看見我這胎記的時候,心情有多激動,他們認定我就是哥哥投胎回來的……
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