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鬼魂

一個風和日麗的夏日,我和妻子坐上回老家的客車。那天車廂裏悶熱得和蒸籠一樣,在擁擠的馬路上走走停停,妻子被車搖晃的暈暈乎乎,靠在我的肩膀上睡著了。
  
  一路顛簸,大客車在猛地拐過一個彎後,突然像一匹脫韁的野馬撒歡的向前飛奔。我的臉轉向了車窗外,發現大客車上了高速。只見道路兩旁的樹木颼颼而過。讓人有一種頭暈目眩的感覺,我輕輕地閉上了眼睛,打算眯上一覺。就在我迷迷糊糊的似睡非睡時候,突然“碰”的一聲巨響,隨即感覺到全身四經八脈猶如撕裂般的疼痛,我睜開了眼睛奇異地發現我眼前的一切都變成了血紅色,不一會疼痛消失了。而我發現自己竟然飄在了半空中,兩個長相怪異的人,把妻子還有車上所有的人都帶走了,我想喊妻子。可是他們走的非常快,一晃就不見了。
  
  我猛然驚醒,發現車還在快速行駛,妻子好端端地靠在我的肩膀上。我撫摸著狂跳的心臟,心想原來做了一個夢,我自嘲地笑了笑。突然我的笑容僵在了臉上,因為我看見司機的頭正180度大轉彎地瞅著我樂,我被嚇得“媽呀!”一聲驚叫,然後拉起妻子就要跳車,可是我發現身邊的妻子不見了,車也不見了。我一個人站在了海邊,我驚慌失措瞧著這個陌生的地方,不知道自己怎麼會在這裏?
  
  突然一個大鬍子的男人迎面向我走來,我急忙攔住他想問問這是哪里,可是他根本不理我,就像根本看不見我一樣。我生氣的抓住他的胳膊,可我的手穿透了他的胳膊。就在我的手穿透他胳膊的一瞬間大鬍子男人明顯地打了一個冷戰,楞了一下之後匆匆地走了。
  
  我呆呆、傻傻地伸直了胳膊站在路中間,看著那些人和車在我身上穿來穿去,我心裏的恐懼已經到了極點,難道我死了……那麼我現在只什麼——鬼魂?我望著四周,茫然失措。
  
  一陣優美的歌聲迎面而來,我聞聲望去,只見一個女孩瞬間穿過我的身體向海裏走去。就在女孩下水的瞬間我看見海水裏泛起了一股黑浪,直奔女孩而來,女孩全然不知危險正在向她靠近,很快被這股黑浪淹沒了,她拼命的掙扎,而這股黑色的海浪就像一只巨手死死地抓住女孩往水裏拖,女孩只露了兩下頭就消失不見了,看來凶多吉少。有人高喊著:“救命!有人落水了。”岸上的人聞聲向這邊跑了過來。
  
  “撲通”一聲,一個男人迅速脫去了外套跳入水中。我看見那股黑浪瞬間把這個男人捲入其中,他連頭都沒露就沉入了水底,我心裏吃驚,想也沒想就跳進了海裏。我立刻發現海水對我並沒有任何阻擋,我就像在陸地上一樣行動自如,大概進去海水裏六七米深的樣子,眼前的海水變得模糊,漂浮這很多絮狀物,水也變的很黑。
  
  不過我還是能清楚地看見了女孩和那個男人,他們正被那股黑浪牽引著往水下沉去,我快速的走過去,想救他們,可是我的手根本抓不住他們,他們也看不見我。由於距離近我看見黑浪裏有個面色青紫的男人,他的手正死死抓住女孩和男人的腳踝向海底拉。
  
  我驚呼了一聲,那個面色青紫的男人,瞅了我一眼,顯然也很吃驚。我急忙遊過去阻止,面色青紫的男人憤怒的看著我,然後大聲喊著:“你是誰?不要多管閒事我在抓替死鬼。”
  
  我聽完大吃一驚,心想怪不得他能看見我,原來他也是個鬼魂。但是我還是出手去推那個面色青紫的男人,他手上一松,女孩和男人往上飄去。面色青紫的男人見小女孩和男人遊了上去,轉而抓住了我的腳踝往海底拖。我恐懼地大叫:“你是誰?”可是沒人回音,不管我怎麼用力也掙脫不了腳脖子上的手,我想我反正已經死了,他總不能再殺我一次吧!如此一想心情到輕鬆了。我放棄掙扎順著這股力量往下沉,直沉到四周的突然變亮了,接著我看見一張臉緊緊貼在我的鼻子上,他雙眼通紅嘴角露出了獠牙。臉上肌肉扭曲變形,樣子很嚇人。他正抓住我胳膊用力的搖晃著力道之大,仿佛要搖碎我的身體,可是我已經死了,就算他再怎麼用力我也不會感覺疼痛。
  
  突然他哭了,哭的非常傷心地說:“為什麼不讓我抓替死鬼呀!你不知道,那個女孩到壽了,都是你……都是你……害我投不成胎。”
  
  我見他哭的傷心,不信地問:“你怎麼知道那個女孩到壽?”
  
  水鬼哭哭啼啼地說:“是河神告訴我的,他還笑著祝賀我終於可以解脫了,可是沒想到……哎!”
  
  我撓撓頭苦笑地說:“真抱歉……”
  
  水鬼搖搖頭說:“算了,等下一下機會吧!”
  
  我抱歉地說:“要不我在水裏陪你?”
  
  水鬼看看我,又看看黑黑海水說:“你不能呆在這裏,你不是淹死的鬼,在水裏呆久了會煙消雲散,我雖然怪你放走了女孩,可是同是鬼,我也不想你煙消雲散。”
  
  我感激的看了他一眼,剛想說話,金光一閃,只見一個白鬍子老頭慢吞吞向我們地走來。
  
  水鬼急忙迎上去叫了一聲:“河神……”
  
  白鬍子老頭笑著對水鬼說:“好!呵呵!他放走了你投胎的機會,你還能原諒他,說明你心地善良,這樣吧!我去和地府的人商量了一下,讓你不必找替身,直接去投胎了。”
  
  水鬼一聽歡呼了一聲,高興的手舞足蹈,我也由衷地替他高興。
  
  河神一擺手和水鬼化成一道金光消失了……
  
  而我突然被一股力量推出了海面……
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