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我用愛喚醒老公的性荷爾蒙

當安熟睡的時候,我卻輾轉反側,我們已經幾個星期沒親熱過了。我多想他把我攬入懷中,溫柔地吻著我。但是他一直無視我熱切的眼神。我不能入睡,空虛與孤獨緊緊包裹著我的心。


第二天一早,當安穿襯衣的時候我從背後抱住了他,輕輕親了親他的脖頸“我昨天晚上差點兒把你叫醒。如果我把你叫醒你會做嗎?”





·免費搶S.H.E寫真 ·《唐山大地震》團看第二波
·全民購物人人有折 ·騰訊公益讓愛傳遞



“做什麼?”他反問。


“你在認真聽我說話嗎?”我有點暴躁。


“你怎麼了?昨天晚上沒睡好嗎?”


“當然沒有!”我憤怒了,“不僅是昨晚,前天、大前天的晚上我都沒睡好。”他的眼神顯得很無辜。我繼續討伐:“我們已經多久沒做愛了?安,我需要你!可你為什麼不需要我?”


“你是在說你因為我們沒有做愛而輾轉難眠?”他反諷,“我想告訴你,欣平,你知道我的工作壓力有多大嗎?如果我不全力以赴地工作,我將被裁掉。當我背負著對家庭的責任入睡時,你卻只想著做愛!”


我羞愧難當,是安給了我足夠的經濟支持,我才做了一名自由職業者,他為我建造了一個安全的港灣——他還很好地贍養著我的父母。但是現在,我卻用做愛來煩擾他。


這天,我幾乎無法專注工作,想為安的表現找一個理由。當我向姐姐傾訴的時候,她說,我的要求讓安覺得不舒服。姐姐是對的,安對我們的性生活一直缺乏信心與安全感,我的前男友是他心裏的隱憂。記得新婚時他曾堅持讓我坦白羅曼史,我告訴了他我和前男友的一切。我本以為他會像自己說的那樣,“很快就把它們拋在腦後”。但我明顯感覺到,那是不可能的安在和我結婚的時候還是一個處男,不僅沒有任何技巧,還有點能力不足。我知道他的不自信就是從那時開始的,他一直害怕我把他和前男友相比較。


我決心讓安相信,他是我心裏最棒的男人!那天晚上,我走到他身後,擁著他“我為早晨的事情抱歉。”


“忘掉它,我們一起看電視吧!”他說。


我依在他懷裏,抓住他的手,“我愛你。”


我把他的手放在我唇邊:“還記得上次是什麼時候你親過我的手?”我問。


“欣平,我很累了。”


“累得難賜一吻?”


“你要得比一個吻多。”他抽回手走出了屋子。


這是結婚兩年以來我第一次感到安的心門對我關上了。


“你讓我興奮起來啊”安在臥室裏挪動。於是我放音樂,跳起了舞。兩年來我一直是這麼取悅他的。我傻傻地跳著,我以為只要讓他興奮起來,他就可以像從前那樣愛我。但是,當我準備脫下襯衫的時候,他狠狠地說:“別這樣,我不是那個男人。”第二天下班後,安當著我的面一言不發地拿走了行李。


我坐在地板上落淚,什麼讓安突然翻臉?電話響了,我懶得去接,答錄機裏傳來了前男友的聲音,他說他到這個城市出差,很想見我,留了幾發言都沒有回復。突然,我醒悟了,是安聽到了前男友的留言。


嫉妒的火焰在安的心中燃燒!


我記起安曾自諷,說他不是那個能滿足我的男人。這是真的,從我們結婚以來,安就斷斷續續地失敗著。我記得最後一次做愛的時候他筋疲力竭地躺在我身邊說:“這是你和他從來沒有過的問題吧!”其實安從來沒放下過我的情史!


但是,我必須讓他知道他就是我的空氣——沒有他就沒有了我的呼吸。


第二天中午我約他吃飯。他一就座就拉起我的手說:“我很愛你”


“我也是。安,我知道我們能解決所有的問題。”


我們懇談了幾個小時,安承認,他在內心深處一直害怕我把他和前男友做比較。聽到前男友的聲音後,他簡直無法控制自己。


我告訴他,無論我過去的戀情多濃烈,也比不上安給我的空氣般的愛,我們需要一個新的開始。我還告訴安,我判定做愛的品質不在於時間與次數,在於兩個人的感情。


安搬回來後我們約定暫時不談性。我告訴安,如果他有壓力,我願意在他的擁抱與親吻中找尋幸福。第二天晚上。安在沙發上吻了我,雖然衝動,我還是忍住了呻吟,我不想讓安緊張。我聽到了他的耳語:“我會讓你幸福起來的!”


我放棄了一點點性愛,卻完全找回了安。
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