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oard logo

標題: 狂吐鈔票的櫃員機(2) [打印本頁]

作者: lesliwwe2148    時間: 2013-3-18 21:09     標題: 狂吐鈔票的櫃員機(2)

詢”、“修改密碼”之類的文字,而是跳出一串莫名其妙的數字。

  毛小奇瞅了半天,始終沒看懂,這算什麼?

  不久,這些數字就消失了,藍屏回到了黑屏狀態,叭嗒一聲,卡吐了出來,就像一條舌頭伸了出來。毛小奇取回金穗卡,櫃員機恢復了農業銀行的廣告介面,一切照舊。

  對著這些數字,毛小奇和安吉拉整整研究了一個晚上,累得人困馬乏,靠咖啡來強打精神。

  “她應該在暗示我們什麼吧?”毛小奇咕噥了一句。

  “也許她想托我們替她辦一件事呢。”安吉拉說。

  “既然這樣,幹嗎不寫清楚,讓我們看個明白?”

  “可那是櫃員機啊,只能輸入數字,不能輸入中文。”

  “照你這麼說,她就躲在機器裏?”

  這個王家玲,幹嘛不發一條短信給我們呢?毛小奇這麼想。也許她已經發了,只是我們沒收到,或者收到了卻看不懂……數字……鍵盤……短信……

  毛小奇猛地盯著手機鍵盤看,從0到9,十個數字鍵,二十六個英文字母均勻地分佈在上面。

  在拼音狀態下,他輸入那串奇怪的數字,手機竟顯示出一組漢字:他有副卡;他在本市;叫他來。

  硬幣眼睛

  毛小奇和安吉拉手裏所掌握的只有一張金穗卡,要把一個躲在這座城市不知哪個角落的男人召到一個特定的地方來,無論怎麼看,都是一項不可能的任務,可他們居然完成了。

  首先,安吉拉通過農業銀行的電腦系統,往王家玲的帳戶注入三十萬元,當然這只是一筆虛擬存款,然後把該帳戶設定為監控級。

  然後,就是等待,等待李頓在某個不經意的時候,把那張副卡塞入某臺ATM櫃員機……

  李頓確實在本市。

  這天李頓到銀行取錢,剛一打開錢包,一張銀行卡掉了出來,他拾起一看,是那張金穗卡。他幾乎不假思索,隨手把這張卡抽出來塞進櫃員機,然後輸入密碼。那是一串他永遠不會忘記的數字:他和王家玲在黃金海岸相識的日期。

  他無數次把這張卡塞入櫃員機,按下密碼,裏面的餘額他都能背了,二十三元六角,少到不能從提款機裏取出來,櫃員機的最低提款額是一百元。

  可這一次,螢幕上出現的餘額卻把他嚇了一跳:整整多出三十萬元!

  他像尊雕塑一樣立在櫃員機前,前思後想。

  如果把這三十萬元取出來,銀行即使有他取款的錄影,也找不到他本人,因為這張卡是王家玲的,有本事去白鶴公墓找她打官司吧。

  櫃員機發出警告音,提醒客戶已超時,卡被吐了出來。

  李頓收了卡,第三次把卡塞入機器,他想提一筆現金,以後就在櫃員機上一筆接一筆地提,提光為止。

  他輸入每次最高提款額兩千元,按下確認鍵,沒想到螢幕上跳出一個對話框:“無法提供您需要的服務。”

  李頓悻悻地離開這家銀行,站在大街上,也許只有在農業銀行的櫃員機上才能提取現金,可是附近哪兒有農業銀行呢?

  半小時後,李頓就站在了力寶廣場裙樓的門前。

  為了安全起見,他穿過銀行的C區,走進了自助銀行。

  安吉拉坐在電腦前,發現被監控的帳號又在蠢蠢欲動,這一次是本行的櫃員機,她查看了櫃員機的編號,天哪,就在力寶廣場!

  安吉拉用顫抖的手指給毛小奇發去一條短信。

  幾乎在同時,自從櫃員機問世以來最驚人的一幕就在這家自助銀行裏發生了。還沒等李頓輸入取款金額,就聽機器裏發出一陣咕嚕嚕的聲音,像是在清點紙幣,然後“哢嚓”一聲,取鈔口裏吐出一遝現金。

  這是怎麼回事?李頓瞠目結舌。

  李頓下意識地朝身後看了看,自助銀行裏只有他一個人。

  他沒有多想,就把這遝錢抽了出來,順手裝進錢包。沒等他緩過神來,眼前這臺櫃員機重複了剛才的過程,取鈔口裏又吐出一遝現金。

  今天是愚人節?全球電腦病毒爆發?銀行電腦系統癱瘓?櫃員機狂吐鈔票……

  李頓再次確認了一下,這裏只有他一個人,外面沒有關注的目光,他俯下身去撿錢,錢包裏裝不下,就往口袋裏裝,心裏想,把這些錢撿完了,我就馬上離開。

  櫃員機顯然想挽留他,機器肚子裏又傳來咕嚕嚕的聲音,然後“哢嚓、哢嚓”又吐出兩遝現金,隨即散落在地。

  “不對……肯定不對!”李頓預感不妙。接下來的事情更讓他目瞪口呆,兩臺櫃員機像著了魔似的展開一場吐鈔比賽,比誰吐得快、吐得多,吐出來的鈔票也不再散落,而是像放飛的鴿子“嚓、嚓、嚓”飛起來,形成了鈔票漫天飛舞的壯觀景象!

  李頓害怕了,決定逃離。他按開門鈕,玻璃門紋絲不動,毫無反應。他急了,用腳踢,用拳頭敲,都無濟於事。他想起還有另一扇門通向銀行的C區,回頭一看,鑲有玻璃的金屬門不知什麼時候被關閉了。

  啪!一枚硬幣飛出來,是從櫃員機的插卡口裏飛出來的。那枚硬幣不偏不倚擊中李頓的鼻樑骨,李頓猝不及防,仰面摔倒,倒在人民幣鋪成的地毯上,鼻樑骨一陣酸麻,鼻腔裏一陣發熱,一股液體淌了下來,用手一擦,才知道是鼻血。

  啪啪啪!硬幣接二連三從插卡口裏射出來,人們隔著玻璃牆,清楚地看見一個男人睜著一對血糊糊的雙眼,眼球不見了,取而代之的是兩枚壹圓硬幣,他睜著硬幣眼睛,狂舞雙手,雙腳跺地,痛苦萬狀,鮮血濺在玻璃門上,濺在遍地的人民幣上……

   胃裏的冥鈔

  防暴員警來到以後,自助銀行裏已經恢復了平靜。由於已是傍晚,天色漸黑,警方打開兩盞聚光燈,透過玻璃牆,被困者不見了,櫃員機也不見了,能看見的只有堆積如山的鈔票,擠滿了自助銀行的空間。

  防暴員警用破門工具擊碎玻璃牆,卻難以進入,因為鈔票塞得太緊。有人想出辦法,一點一點往外摳,有了縫隙,堆積如山的鈔票終於鬆動了,和著碎玻璃從缺口處傾倒下來,圍觀的人群頓時出現騷動,就連員警的心臟也跟著顫抖起來。

  誰都沒有見過這麼多的錢啊!

  李頓被人從錢堆裏扒了出來,他瞪著合不起來的硬幣眼,臉色青紫,呼吸心跳脈搏皆無,嘴裏咬著半張鈔票,雙手緊緊抓著一把鈔票,不是死要錢,而是窒息的痛苦讓他拼盡最後一點力氣狂抓亂咬,他所能抓到的、能咬到的,也只有錢了。

  李頓的屍體在醫院太平間裏放了一個晚上,第二天,警方根據他身上的證件,找到他的父母。他的父母來到太平間認領兒子的屍體,沒有太多的悲傷,卻覺得毛骨悚然。兒子瘦瘦的身軀挺著一個大肚子,法醫揭開白布給他們看,脹鼓鼓的肚子上,東一簇西一簇的紙角從皮膚下麵鑽出來,就像嫩芽鑽出泥土,那些都是鈔票的一角。

  李頓的父母就覺得頭皮發麻,全身發癢,不敢再看。

  法醫說,死者在臨死前大量吞食紙幣,把胃都脹破了。在李頓父母的要求下,法醫進行了屍體解剖,打開腹腔一看,果然塞滿了紙幣,清點下來有二百七十四萬元,都是冥幣。




歡迎光臨 狂人的思念~男人論壇 (http://ez222.info/) Powered by Discuz! 7.0.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