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「臥底」丈夫算計婚姻,反被傷!

我是她的發洩桶


可我越是全身心地投入工作,洛青就越是懷疑我。


有一天晚上,在她無休止的盤問下,我的耐性被磨光了,我第一次吼她,你他媽真是個神經病!換來了她第一個響亮的耳光。我驚愕地看著她,她也看著自己的手,再看看我,眼神無辜又委屈,彷彿被打的人是她。


那天晚上她纏著我去喝茶,不停地向我道歉。她抱著我的胳膊,近乎撒嬌地靠在我的肩上,幽幽地說起她的心事。


當初,她在外事辦工作了多年,有了一些積蓄,後來單位的下屬酒店對外承包,她拿出了全部積蓄還借了很多外債,才把酒店盤了下來。最初那半年裡,經營不善,她所有的流動資金全盤透支,岌岌可危,偏偏在這時,她的前夫與酒店裡新招來的美女服務生被她捉姦在床……


她咬緊牙關,先是去找了部門的處長們,將他們的私人存款吸收過來,以一分的利息借來周轉,度過了這個危機,再然後,她休掉了無能而又花心的前夫。


一個女人,獨自經營一家酒店,不說那些繁雜的事務,那些錯綜複雜的人際關係,還有女兒的撫養和教育,家裡屋外,她一個人獨自走到今天實屬不易。她不乾脆,不以雷霆萬鈞的力量將一切牢牢控制在自己手裡,她以什麼來維護自己的地位?


洛青緩緩地訴說著這些往事,我的心也不是沒有觸動的。可一想起那一巴掌,我仍然覺得憤怒,無論如何,我並不是她的私人發洩桶啊。


最近,讓洛青心煩的還有酒店的承包期限。承包期限馬上就要到了,在她的經營下,酒店的利潤可觀,多少人虎視眈眈,妄圖取而代之。不過幸好,只承包給本系統內部的人,競爭的人選倒也不多。可是這件事,在沒有定下來之前,像是狂風呼嘯下的鳥巢,隨時都有滾下樹梢的危險。


所以她心裡煩躁,她一再要我體諒她。那天晚上,我們似乎和好了。


可令我沒有想到的是,第一次打了我耳光我原諒了她,再後來,只要一言不合,打耳光,又抓又踢又打,她簡直像得到了特赦令,毆打居然還升級了。
返回列表